不完美的《春江水暖》,足夠高級

2020年09月24日 08:27    來源:解放日報    趙琦

  時隔一年,2019年廣受好評的電影《春江水暖》,不久前在愛奇藝獨家上線。影片的家族生活題材讓人捏把汗,描寫生活在小城富陽的四兄弟圍繞老母親養老、兒女婚戀、兄弟之間情誼而發生的瑣碎故事,很容易拍成微縮版電視劇。影片內部的確有些參差不齊,如方言外普通話部分對白的尷尬、過于凸顯的長鏡頭、隨處可見的大師印記等等。然而,該片卻憑借聯結古今的立意,以及對電影語言的靈巧運用,最終帶給人以難忘的觀影體驗——不完美,但足夠高級。

  好山好水激發出好作品。14世紀中葉,“元四家”之首黃公望在其晚年,游歷富春山水,創作了傳世名作《富春山居圖》。而電影《春江水暖》開篇即以一段文字:“富陽有一江名曰富春江,有兩山名曰鸛山與鹿山……”引出影片在美學追求上的意圖,即探索電影與中國古代山水畫之間的某種通路。

  時空輪回與春夏秋冬。將不同時間的“發生”置于同一個空間內部,是中國古代藝術家常用的手法,如王維在《鳥鳴澗》中寫到“人閑桂花落,夜靜春山空”,將秋、春并置在同一想象空間里;《富春山居圖》亦如此,四季景色在同一幅畫卷中依次展開,山水之中融合了時空輪回的宇宙觀!洞航凤@然參照了上述理念,故事始于夏的一場壽宴、終于春的一場葬禮,四季中呈現的人生百態,借用董其昌評價《富春山居圖》的句子:“展之得三丈許,應接不暇”。人物刻畫入木三分,故事情節則點到即止,起承轉合克制地置于更高層次的時空之中,形散神聚。點睛之筆在末尾,創作者刻意打破了原本線性的時間安排,用一個亦實亦虛的大家族江邊嬉戲的長鏡頭,將時間又拉回到夏。這個設置可類比《富春山居圖》首尾出現的兩個人物——第一個人物從畫面的右邊向左邊行,最后一個人物則與前者相向而行,且二人都在過一座橋——從而在作品內部形成了閉合的輪回時空。

  散點透視與復調敘事。影片中,山水畫靜態的散點透視法,在形式上被轉化為動態的畫卷式的長鏡頭,有物有人、有空有實。若干個空鏡頭將四季富春江描繪得如詩如畫,而常規鏡頭則具有突出的藝術特點。孫女顧喜和戀人江一在江邊長達12分鐘的鏡頭十分引人注目,但筆者覺得該段落的處理略顯冗長,普通話對白也稍顯做作。筆者認為最精彩的是另外兩個長鏡頭。其一是老三和朋友因討債到一所拆遷房屋中:從二人站在陽臺上聊天開始,老三一邊玩游戲機一邊說著智障兒子的命運,鏡頭從他們身上緩慢移動到一間間人去樓空的破敗房屋里,冷靜觀察著劇烈的拆遷景象,最后落到拆遷工人老四身上,并在接著的鏡頭中繼續講述老四的故事。較早的另一個長鏡頭:老四和女友、顧喜和江一兩組人物的走走停停、對話動作交替出現,兩代人的戀情在一個鏡頭里疊合交錯,各自生根發芽。這兩個鏡頭的運用讓人聯想到巴洛克時期的復調音樂,或是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復調小說,將不同人物的故事線平等地放在一個時空中,賦予每個角色以獨立的表達自由。而這種復調敘事與山水畫的散點透視理念亦有相通之處,延伸到整部影片中看,沒有哪個人物是焦點,每個家庭、每個個體都在畫卷式的鏡頭圖景下訴說各自的故事。

  電影與山水畫的聯結,經由視覺藝術上的努力完成了一半,另一半的貢獻來自電影音樂。第一次在電影中發現竇唯的音樂,是多年前馬儷文導演的《我們倆》,當時驚嘆;《春江水暖》又一次給了筆者這種感覺。好的配樂和電影水乳交融,杰出的配樂提升電影的層次。音樂在這部影片中遠不止是錦上添花,它制造出一種“溯古追今”的敘事氛圍,甚至可以說以某種精神性的角色直接參與到了敘事中。導演顧曉剛在采訪中坦言,竇唯的音樂在他進行劇本創作的階段就已經“介入”,如冬天的長鏡頭段落是聽了《東游記》而想到的、結尾一家人在江邊戲水的畫面則是受到《溪夜》的啟發。包括上述兩首曲子在內的共10首配樂作品,完美融合了民族樂器和電子樂,不僅獨樹一幟、令人驚嘆,且在影片中無限延展了視覺部分的文人意境,于聽覺上打通了電影與山水畫之間的關聯路徑。

  看上去淡淡定定的《春江水暖》,背后是眾籌、參加各種創投等曲折的融資經歷,一路的跌跌撞撞竟沒有在影片中留下一絲艱難、迫切的痕跡。黃公望創作《富春山居圖》花費了多年時間,他在圖中自題:“至正七年,仆歸富春山居,無用師偕往,暇日于南樓援筆寫成此卷,興之所至,不覺亹亹,布置如許,逐旋填札,閱三四載,未得完備……”凡發自內心的創作通常都是“興之所至”;執著于初心,來自外界和內心的障礙挫折便不能阻擋持續之熱情,于是“不覺亹亹”。用這八個字用來形容《春江水暖》的創作過程和給人的觀影感受,或許亦是貼切。

更多精彩內容,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>>>>>

(責任編輯: 郭博文 )

河北省十一选五 体彩福建31选7预测 10bet在线娱乐百家乐 2007年上证指数 山西十一选五预测今天 福彩6十1中奖对照表 体育彩票七星彩规则 股票指数期货的特点 7乐彩专家* 十一选五任八稳赚 幸运飞艇最快开奖官网